猜您喜欢:
  • AR厂冰蓝迪
  • GF厂山度士
  • JF厂AP舒马赫
  • MKS厂名匠
  • N厂绿水鬼
  • N厂迪通拿
  • OM厂超霸
  • PPF厂百达翡丽
  • SV厂七个星期五
  • V6厂蓝气球
  • VS厂沛纳海441
  • ZF厂万国左右眼

哪些表比小说更有传奇性?

说到腕表,品牌、设计、做工这些自然重要,但有时候能够打动我们的,不仅是腕表本身,还有背后的故事。而具有传奇色彩的腕表,更容易走进我们心里,让我们为之着迷,久久回味。


超霸““月之暗面”阿波罗8号腕表


超霸月相腕表


首先想谈谈欧米茄超霸。这是最早也是目前唯一“冲出地球,到过月球”的表。


进入太空的钟表品牌有好几个,比如百年灵、泰格豪雅,以及国产品牌飞亚达等等,但是和月球亲密接触过的钟表品牌,只有欧米茄。


说到超霸,就要说到那啥(NASA),也就是美国宇航局。二战结束后,美国和俄罗斯(那会儿叫苏联)展开了太空竞赛。双方吭哧吭哧搞研发,都想在这个领域当老大。


由于苏联宇航员加加林率先进入了太空,美国心情很不爽。当时美国总统肯尼迪下了死命令,一定要在60年代末登月。



美国一定要登月,因为听说月球上有嫦娥,想看看她长啥样.....


美国宇航局的载人航天项目1958年开始。其实早在1960年代初期,就有一些美国宇航员佩戴超霸进入太空。但那会儿属于宇航员的个人行为,超霸还不算美国宇航局的官方用表。


到了60年代中期,美国宇航局这才真心觉得该给宇航员配备耐用精准的计时表,于是广发英雄帖,邀请一些钟表品牌参加航空武林大会。结果超霸在1965年经过严格的测试后,凭借出色的表现,打败各路高手,妥妥地成为美国宇航局的官方指定用表。所以,超霸能征服美国宇航局,靠的可不是颜值和关系,而是硬实力。






超霸ST 105.102采用经典的321机芯


既然超霸成了美国宇航局的官方指定用表,1969年阿波罗11号登月时,宇航员佩戴的自然是超霸。阿姆斯特朗是首个登上月球表面的人,但当时他的超霸留在了登月舱。紧随其后踏上月球的是巴兹·奥尔德林,当时他佩戴的是超霸ST 105.102。而这款表,正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亲密接触月球的表,它采用经典的321手动上链机芯。


超霸还在1970年“救了”阿波罗13号的命。当时阿波罗13号内部发生了小爆炸,为了计算推进火箭的发动时间,宇航员用超霸进行了“生死攸关”的14秒计时,最后阿波罗13号顺利返回地球。


采用全新321机芯的超霸月球表321铂金款


由于超霸的突出表现,它获得了美国宇航局颁发的最高荣誉——史努比奖。从登上月球,到拯救飞船,超霸全都干过,像它这么传奇的表,整个钟表界真找不出多少。


市面上的腕表,虽然囊括了各大品牌和各种设计,但如果从动力来源来区分,主要就两种——机械表和石英表。


机械、石英各有自己的优势,机械表长得美,石英表走得准。也就是说,你买的腕表,要么是机械表,要么是石英表,总不外乎这两种,很难搞出新花样。但偏有人不信邪,想把机械表和石英表各自的优势结合起来,打造出全新的腕表。




Grand Seiko冠蓝狮Spring Drive八日链腕表


这个人叫赤羽好和,是精工的工程师。有了这个想法之后,赤羽桑就毅然去做了。在已经基本定型的钟表类别中再另外开辟出一条路,难度着实惊人,谁也不知道能不能完成。


毕竟,说起来头头是道,仿佛老子天下第一,但是做起来一塌糊涂,或者没法坚持的人比比皆是。也许这种人太多了吧,所以咱们的大哲学家王阳明才大声呼吁要知行合一。


我不知道赤羽好和了不了解王阳明和他的知行合一理论,但是至少赤羽好和这一生真正做到了知行合一。为了打造出全新的腕表,他开始了漫长的探索,1个月,2个月,1年,2年,10年,20年。。。这份毅力,足以感动天地。


这些Spring Drive机芯见证着赤羽好和的奋斗历程


28年过去了,转眼来到了1999年,这时年轻的赤羽桑早已变成了赤羽大叔。做了600多个试验品,失败了600多次之后,终于,他成功了。由他发明的全新机芯——Spring Drive,带着28年的失败造就的苦难,如凤凰涅槃般地来到了表坛。


当然,这不仅是赤羽好和个人的成功,也是整个精工团队的成功。Spring Drive的动力来源依然是发条,但是没有传统机械机芯的擒纵调速装置,取而代之的是“三能整律器”。这玩意儿能有效控制协调电能、机械能和电磁能,从而让腕表的日差达到正负一秒。






Spring Drive发展至今衍生出不同的功能


没有经过时间考验的机芯都是瞎扯淡。Spring Drive从问世至今已经整整20年,从基础的大三针,衍生出计时、两地时、长动力,甚至超级复杂的三问等等,稳稳当当地成为除了机械机芯、石英机芯之外的第三种机芯。Spring Drive腕表也是目前整个表坛唯一能实现长期量产的第三种腕表。


高端的Spring Drive腕表主要集中在精工旗下Grand Seiko冠蓝狮这个品牌中。虽然冠蓝狮从精工的高端系列中独立出来,成为高端品牌迄今只有两年,但我们有理由相信,传奇的Spring Drive,必能在冠蓝狮迈向辉煌的道路上发挥出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


1970年代钟表界发生了影响深远的石英革命。许多传统瑞士品牌受到了严重冲击,其中就包括真力时。


真力时表厂


我们知道,真力时最牛逼的机芯就是高频机芯El Primero。其实在上世纪60年代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真力时都是采用Martel机芯厂供应的计时机芯。


Martel机芯厂离真力时的“大本营”力洛克很近,而且和真力时有着几十年的友好合作。不过,那时候Martel和真力时关系虽然好,但双方属于长期分居,一直没有“领证”。


到了60年代前后,真力时才正式把Martel“娶进门”。收购了Martel机芯厂之后,真力时在计时机芯的研发上如虎添翼,最终在1969年推出世界上第一款自动上链的高频计时机芯El Primero。搭载El Primero机芯的腕表,振频达到每小时36000次。从精准度和机芯结构来说,都领先于它的竞争对手。






这些真力时虽然款式不同但都采用El Primero机芯


但机芯虽好,却没赶上一个好时代。石英革命爆发之后,很多瑞士品牌的日子都不好过,其中也包括真力时。70年代初期,真力时被卖给了美国一家生产收音机和电视机的同名公司Zenith。


这家美国公司的管理层觉得,按照当前的形势,做石英表才是王道,机械表以后根本没人买。于是责令真力时停止生产机械表,并把生产El Primero机芯所需要的工具设备啥的全都扔掉。


看到真力时拼老命研发的高频机芯即将成为垃圾,真力时的老员工Charles Vermot不干了,他试着说服美国Zenith的管理层,但是他们早已铁了心,根本无动于衷。




眼看说服不了,Charles Vermot擅自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偷偷地把生产El Primero机芯的模具和设备藏在真力时一栋大楼的顶楼阁楼里,并且分门别类地做好整理工作,完了还不忘在阁楼上砌一堵墙,这样其他人就发现不了阁楼里的秘密。这一藏就是好几年。


在劳力士迪通拿采用4030机芯之前,搭载的是手动上链的Valjoux机芯。它想换换口味,采用自动上链计时机芯,但一时半会还找不到好的供应商,后来有人推荐了真力时的El Primero,劳力士也看中了这款机芯,于是向真力时下了订单。



拯救El Primero的功臣Charles Vermot


能把机芯卖给劳力士当然是好事,但是制造机芯需要模具,一时半会去哪找这么多模具呢?正当真力时为此发愁的时候,Charles Vermot站了出来。他等这一天,已经等了太久。


打开尘封已久的阁楼,100多件模具完好无损地躺在那儿。每一件模具身上,都洋溢着1969年的荣光。自然,真力时后来顺利完成了劳力士的采购订单,并让El Primero机芯重见天日。而这一切,都要感谢那个坚信机械表未来,赋予El Primero第二次生命的Charles Vermot。




买了El Primero机芯之后,劳力士对它进行了降频和更换零件处理,就这样,大名鼎鼎的4030机芯诞生了。


自从El Primero重见天日之后,它就变成了真力时高频腕表的专属机芯。真力时的高频计时码表问世至今刚好50年,而El Primero也一直在发展演变,并“进化”出不同版本。它无疑是一个表坛传奇,无论如何,我们都不应该忘记。


下一篇:6岁那一年,是个多么神奇的年代
上一篇:从劳力士到欧米茄 深海潜水表的世纪历程

友情链接:

tel code back_top